​​@英雄联盟宇宙官方微博公布了琴女娑娜的背景故事《最后的演出》,一起来欣赏一下吧。

最后的演出

作者:KATIE CHIRONIS

那个熟悉的味道率先袭来。干草、草莓、还有坚实的木头。烁银汀酒馆的前院有一股独特的气息,让她痛苦地回忆起旧日时光:百场演奏,千副面孔,夜幕灯火——最痛苦的是,那时的德玛西亚更简单、更欢乐。

现如今,她家乡曾经的景象感觉是那么遥远。似乎隔着几个世界。当她第一眼看到老友艾特拉出现在酒馆门口时,她的呼吸突然一紧——或许这份友情也不一样了。但艾特拉瞪圆了双眼。她欢喜地发出尖叫,径直跑上前把娑娜紧紧抱住,娑娜安心地轻轻叹气。看来有些东西并没有变。

“你收到我的信了!”艾特拉说着,抱得更紧了一些。

娑娜点点头。艾特拉松开了双臂,向后退一步仔细端详她,但依然紧握着娑娜的双手。“最近一直在到处跑吧。”她赞许地说。艾特拉似乎注意到了娑娜的局促,暂停下来,松开她的双手,切换成了她们之间长久以来缔造的手语。都还好吧?

能够通过手势进行回应是莫大的安慰。她渴望能让爱自己的人更懂自己。是的,都好。她礼貌地回答,并不在乎真假。不过很想念你。她把双手的位置降低。不想让周围的人看到这么突兀的手势、扭曲的手指,再展开错误的联想。

这次你打算停留多久?

尽可能久一些。娑娜用手势回应,你知道,我永远都无法拒绝舞台上的空位。

艾特拉露出笑容。棒极了。

日落时分没有听众,但当娑娜拨响第一根琴弦的时候,立刻就围过来几个人。她站在烁银汀的“音乐大厅”前方正中央,这原本是一座谷仓,前方的木板被垫高,当做舞台。一些观众的面孔是她熟悉的。他们把今晚的原本的消遣随身带到了台前:用壶盛的酒、用布包的奶酪。

娑娜把叆华架在舞台中央。正面的金饰被擦得锃亮。古琴被放到了架子上,这是只在德玛西亚演出时才使用的东西。

在娑娜右边,一个名叫开尔的男子开始拍打酒馆的羊皮手鼓。片刻后,艾特拉的声音加入了近来,高亢、清脆、又如流水般丝滑。

他们找到了熟悉的节奏,人群也开始聚集。货车已经都被拉出了音乐厅的门外,马儿也都被栓到柱子上。一些人开始大声跟着和。他们比往常更快地醉了。娑娜对艾特拉调皮地笑了一下,她用一只手回应道:他们也想念你。

人们现在很焦虑。他们刚刚失去了国王,又看到自己的国家陷入内部争斗,真是血腥的一年。

似乎是在证实娑娜的想法,四个人影溜进了观众后排,罩帽遮住了脸。蓝黑色的衣服。本身并没有那么可疑,不过……

其中一人略微抬头直视娑娜,然后她看到了黄金面具的反光。

搜魔人。

娑娜胸口一紧。她在艾特拉的声音中也听出了轻微的颤抖,但她们二人都不敢在这个时候交换眼神。

唯一的应对方式就是继续表演、继续演唱,希望能够始终保持在众目睽睽之下。组曲中的下一首是独奏。艾特拉和开尔悄悄退到后台。

这才是人们真正要听的重头戏,观众纷纷坐好,台下传出轻声的呢喃和窸窣。这段曲子没有名字,但人们都认得。这是娑娜自己的创作,她放松心境,融入其中。她的手指轻轻拂过琴弦,空气静了下来——然后随着一个跳跃的音符,演奏开始了。

她的指尖像舞动的萤火虫。乐曲开始流淌、凝聚、消散、再凝聚。

随后音乐之中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。旋律增加了层次,就像是有另一个人在同时弹奏。娑娜抬起目光,看到的都是笑容和沉醉。观众们已经听得入了迷。

时机到了。叆华苏醒了。琴弦上升起一缕缕绵长、弯曲的幻影,延展绷断,周围的空气都在跟着哼唱。对她来说,这是一种华丽的语言,只有她和古琴才如此交流。其他任何人都看不见。

叆华选中了一个人。一个坐在后排的老妇人,正在思念她的丈夫,于是古琴的音色开始变得温暖,低音的部分如同他的声音。娑娜几乎可以听到他在讲话。在她面前快速变化的幻影中,她看到了他历经沧桑的面孔,看到他微笑时的满脸皱纹。随后幻象突然改变,变成了一个睡梦中蜷缩的人影。他病倒了,一个月前去世了。没有了他,地里的庄稼肯定很难收割。

随后叆华对娑娜悄声低语:那位老人生前对妻子哼唱的最后一首歌。音符悬在空中。她抓住了旋律的乐句,不需要任何停顿,就把它揉进了自己的曲子里,然后围绕这段旋律添枝加叶。娑娜抬起目光,看到那位妇人扬起眉毛,她认出了这首歌,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。

娑娜将音乐送进妇人的心田。用音乐温暖她。用音乐安抚她。用音乐给她勇气,面对未来的年头。

乐曲来到了渐强乐段。她和叆华正在亲密交流。幻影扩大开来,光辉闪耀、翩翩起舞,整座音乐厅都笼罩在幻光之下。

一声吼叫破坏了乐曲。她突然停下,一动不动。但幻象依然还在空中飘浮,她和古琴之间的秘密暴露了。

她失去了控制。

后排的搜魔人纷纷站起来,沿着中央的过道向前走。他们是来抓她的。其中几个人已经掀开了罩帽。其他观众依然在出神地聆听,对周围视若无睹。他们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娑娜后撤两步,在她身后是谷仓的后门。

“站住!”其中一个搜魔人大喊道。现在不用怀疑了,他们肯定是来抓她的。她立刻冲出去,一只手提着裙摆。叆华颤抖着从琴架上飞起来,浮在空中跟在她身后。还有必要隐藏吗?

她冲到门外,来到漆黑的夜里。音乐厅的后门对着一条小巷——她可以沿着这条路藏进树林,只要途中不被发现。但就在她来到小巷尽头的时候,两个搜魔人挡在了她面前。她立刻停下脚步转过身。或许……不行。另外三个人挡住了回到酒馆的门。她被围住了。

“如果你配合……”其中一个人开口说道,但她看到他手中的德玛西亚钢发出寒光,接下来她什么都听不到了。在她身后,脚步声靠近。他们围上来了。

她后背紧靠酒馆的外墙,五个搜魔人围在她正前方。

她把手指靠在叆华上。希望艾特拉已经逃走了,她心想。

叆华发出微光。她弹奏出爆裂的音乐。弦音向前方射出,击中了搜魔人小队。周围的空气充满了金光,耀眼炫目。他们全都转过身试图躲避。她听到了他们的呻吟、他们痛苦的尖叫,于是她知道战斗已经结束了。

他们每个人都在跳舞。任何人感到这个场景都会感到异常吊诡:歪歪扭扭的人影被迫手舞足蹈,就像是提线木偶的生硬表演。他们很痛苦,她对此十分清楚。但她必须让他们疼。她必须让痛苦成为他们仅存的记忆。只有这样,他们才不会想起艾特拉。他们才不会穷追不舍。

“求求你,饶命!”

“呜嗯……我的胳膊——”

起初他们求她停下来,但片刻过后,求饶的声音也没了,只剩下含糊不清的咕噜声,窸窸窣窣的脚步声,噼噼啪啪的关节响声。我没想过要伤害你们,她在心里说,我从来都没想过。可你们……你们把家变得不像家。

最后一拍结束。最后一次返场。她随便弹奏了一下。弦音击中了他们,残暴恣虐。他们如同被丢弃的玩具一样瘫倒在地,不省人事,记忆模糊。

随后娑娜消失在了寂静的树林中。